烟禹_双黑沉迷中

圈名烟禹/Vctor.叫阿烟也是可以的。
BSD太中不拆不逆,ES零晃不拆不逆,一个废掉的文手……

【普奥】带孩子的小日常。


P站ID:25497045。(咦为什么是超链接.好吧管他.这个画师请嫁给我/////

*普设

*801姐姐串场

*婚后(????


————————————

罗德视角。


今天基尔突然带回来一个金色短发的男孩,如同矢车菊般湛蓝的眸子十分讨人喜爱。银白发色的家伙在孩子旁边一脸得意地说着:



“这是本大爷的弟弟!叫路德维希,姓跟着本大爷!很帅不是吗!”我再看了看那个孩子,一脸嫌弃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的表情.。今后的共居生活看起来是..有些苦恼了啊。



今天早上路德起来的很早,至于我和基尔——在路德来了后就分居了。虽然有那么一点的不习惯。


路德是个好孩子,生活习惯跟着基尔学。十分的守时并且说到做到,为了今后他的教养我毅然拒绝了由基尔全权负责他的生活。好在路德也十分的听话,说什么他都会认真的做。如果想想他跟着基尔那位笨蛋先生的话…性格将会是多么恶劣。



按照惯例,午饭后会进行午休。但是路德意外地会害怕一个人睡觉。嘛..毕竟也是小孩子..这么想着把他抱了起来。低垂紫罗兰色的眸子轻声哄着,等他睡着后居然还有点庆幸地想着:还好不是笨蛋先生来哄他入睡。


“小少爷为什么不这么哄本大爷睡啊?”


有些不满地声音从背后传来以至于吓得自己身体微抖。


”难道笨蛋先生还是小孩子吗?”


为了掩饰刚才的失礼的反应,语气变得有些嘲讽挑衅的意味,反应过来后才发现对方满脸的不爽,毛茸茸的脑袋搁在我的肩膀上弄得耳朵有些痒。怀中的孩子正在熟睡。为了不打扰他的休眠只好斥责似的对着后面手有些不老实的人说:


“请放开您的手.基尔伯特。“


“要是本大爷说不呢?”



“……诶?”



————————————

基尔视角


今天本大爷在酒吧里拼酒胜利后在出门左拐直走再右拐遇见了原先家中的老管家,寒暄了几句后才发现老头背后有一个男孩,金黄的短发帅气的跟肥啾似的,至于眼睛吗…跟大爷我家里的矢车菊一样!虽然说怯生生的但本大爷还是挺喜欢的。不过本大爷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弟弟?和那个小少爷同居以后吗?不不不…我和小少爷同居还没一年,那就是本大爷参军以后?噢好吧也许这个能够说通。


嘿,路德维希吗?路德维希….Umm…这么长串的名字本大爷才不想记!以后就叫他阿西好了Kesesese。


在回家的路上小家伙很乖地趴在我背后,这还真是让我弟控泛滥Hshshshs///.不行,如果这样了岂不是大爷要被男人婆打个屁滚尿流,小少爷那脆弱的心灵也会受伤,唉…算了。


到家没几天阿西就说他喜欢小少爷(的钢琴),那可是本大爷的人啊不要乱喜欢?!等反应了一会儿才记起,好吧好像说的是钢琴,小少爷的钢琴技术简直世界一流!本大爷也超喜欢啊。


鸟年鸟月X日,在小少爷的强烈要求下,大爷我勉为其难地跟着他和阿西去野餐,为了展示本大爷博学多才我拿起了前不久买的眼镜,拿出一本哲♂学的书,装模作样的在一旁看着。


“没想到您还有这个嗜好。”人妻的少爷在收拾完餐布上食物渣后跪坐在布上用略带嘲讽的声音这么对着本大爷说。我瘪瘪嘴示意大爷就是这么有知识。阿西在一旁玩他的熊布偶,果然再怎么听话都是个小屁孩啊!


没过多久阿西便拖着布偶走过来扯扯本大爷的袖口,说是困了。刚好本大爷装哲学也有点累了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向后倒在那个少爷的腿上。


“笨蛋先生?!”


不出意外的听见了这句话,然后拍了拍胸对着在一旁有些迷惑的弟弟说:“趴在本大爷胸口休息会儿吧。”他就像得到了什么奖励似的笑着点点头然后把布偶抱在怀中,趴在了本大爷胸口前。把书啊眼镜啊放在一旁后再移动目光看向脸上微微泛红的小少爷,抬起手抚上他的侧脸然后扯动嘴角笑了笑:


“果然小少爷脸的手感最好了!”


这么说着就施行了动作扯了扯他脸上的肉。他的表情明显多云转阴,可能大爷我再使劲点……那个男人婆就会飞奔过来了。


不舒服就说出来嘛——口是心非的小少爷。


他像是无奈地叹口气先蹭了蹭本大爷的那只手然后压住我刘海挡住我的视线,在一片黑暗中听见上方的声音说道:“累了就休息吧。”


“嗯。”



————————————


或许是因为全球变暖的原因?这个东西在全球会议上虽然讲过多次也听过很多次荒谬无礼的解决方法,但我们亲爱的埃德尔斯坦先生还是见识到了这个变化的厉害。平常的10月末已经差不多步入了冬季,但明媚的太阳依旧高挂在天空中。罗德里赫依旧身着古板的贵族衬衫与有些紧身的裤子,早上基尔背上路德说是出去一趟,结果到了下午接近两点的时候也没有回来。一只颜色偏向深蓝的猫咪趴在他合拢的双腿上发出呼噜的声音,罗德里赫挠了挠猫咪的颈部然后轻轻呼出口气。

“罗德先生!”


在远处的女性声音拉回罗德里赫不知飘去哪儿的思绪,他微颤睫毛看站在大门处这位风一般的女子——伊丽莎白,他曾经的妻子。虽然说好像已经离了婚但自己却并不讨厌她,她也是这么想的吧。罗德里赫抬起手曲指抚了抚眼镜框然后略带疑惑地偏头问道:


“有什么事吗伊莎?”


伊丽莎白气冲冲地走过来手中好像还拖了什么东西的样子,罗德里赫偏偏头便看见她裙子后面有一位被打得鼻青脸肿不成人样——噢好吧他是国.家不是人——的基尔伯特。路德则是紧紧抱住自己的哥哥不放手。


“罗德先生,我来告诉您一件非常严重的事。”


伊丽莎白松开手让帅气如猪头的鸟大爷摔在了地上然后理了理有些杂乱的茶色头发。


“基尔伯特这个混蛋,居然带着路德维希去脱衣酒吧?!可怜的小路德,要不是我刚好路过了那个地方说不定...唉。”


她重重叹口气,这个举动让她背后的那个普.鲁.士人直冒冷汗。


“那个..伊丽莎白姐姐。”


路德扯了扯伊莎的裙子然后小声地说道:


“是我让哥哥带我去的。”


West??事实并不是这样啊!!基尔伯特看向了替自己受罪的乖巧的弟弟然后再看了看仍旧一脸平静的罗德里赫。心里暗叫不好。


罗德里赫站起身摸摸低头像是认错的路德维希的头这么温柔的笑了笑:


“路德,能够承认错误很好,那么下次不要再和笨蛋先生出去了好吗。”


说着他瞥了眼坐在地上一点反思样子也没有的基尔伯特身上,眼中依旧是满满的笑意。


男孩乖巧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伊丽莎白有些苦涩地笑起来然后对着罗德弯弯腰,转身离开了。


“那么..基尔伯特。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努力深呼吸了几次后罗德里赫的笑意更深了,深得让基尔伯特心里充斥了不安。


"如果不说的话今晚请睡在客厅吧,我要好好的跟路德维希谈一谈。"


————————————————————————————————
最后可读为谈♂一♂谈。(x

算是把普奥吧的东西搬过来了???这么比较比较感觉这个都比米英写的好怎么办(。

我一定是退步了吧。火柴人抱头状蹲下。

评论
热度(31)
© 烟禹_双黑沉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