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禹_双黑沉迷中

圈名烟禹/Vctor.叫阿烟也是可以的。
BSD太中不拆不逆,ES零晃不拆不逆,一个废掉的文手……

【米英】Let's Dance.

*舞者米x舞者英。

*毫无文笔

*大概是肉(???


————————————

闪烁的彩灯,空气中弥漫的酒精气息,紧贴在一起的身体,还有让人觉得恶心的下流话语。亚瑟曾多次想过这里是否适合自己,但是为了生存他必须待在这儿,托他那位胡子老伙计,弗朗西斯的福。



他现在在一家同性恋酒吧中担任钢管舞的舞者,如果之前那位贝什米特没有因为生病而请假那他现在肯定和这家酒吧没有丝毫的关系。他从伦敦来到了纽约,为了今后的生计他只好根据弗朗西斯的介绍来到这里并在一周内便人气爆棚。



或许人们现在都喜欢比较纤细的吧。他这么想着,对着镜子用眼线笔在眼眶周围描了一圈,并且在下眼睑处又多画了一点。他爱这种眼妆,这会显得他比较病态,或许像个TOP。但是本质是BOTTOM完全没有办法改变,就算他能够把一个男人推倒在床上并且让那个男人硬起来,他最终也是被干哭的那一个。



耳链耳钉与耳环。再来到这里之前他曾认为这种东西是多么沉重的负担,不仅仅是疼,而且取下那些东西后还会很难看不是吗。他只在耳垂上打了耳洞,戴了一个翡翠绿的小小耳钉,耳链和耳环——不如说是耳夹,都是紧紧夹着他的耳廓。



再拉起紧身的皮衣,金属拉链只到胸脯偏上一点的位置,脖颈上的黑色项圈衬出皮肤更加白皙,突出的锁骨显得更加诱惑,就算站直了身体也呈现出一种完美的曲线。



十公分的女王靴,想当初刚接触这个可怕的东西,脚踝不知道被崴伤了多少次,直到现在的熟练操控。他其实想过用这东西去踩死一些他看不爽的东西,就像是阿尔弗雷德。



齐腰的小皮夹克,噢当然——手套是不能忘记的。



在弗朗西斯的催促下他踩着高跟走出了休息室,稳稳走向漆黑舞台中央一根竖立的钢管。隔着手套握住那根钢管其实没什么感觉,但他必须强迫自己将其想成一个挺立的性||器。



Oh该死……酒吧内的气味快要把他给熏吐了。



甩甩头将不清醒驱除于脑外,亚瑟将身体的重量全部通过手臂传给钢管,头颅整个向后仰去,额前的碎发随着重力全部跟着倒下去露出了他特有的金色粗眉。灯光忽然亮起惹得他皱了皱眉,在海德薇莉激情报幕后他的身体随着音乐开始晃动起来。



双手紧紧握住钢管先让身体旋转180°,双腿再环绕上去,下体不断上下摩擦着钢管,目光却是漫不经心地向一旁瞟。整个身体贴在钢管上再伸出粉红的舌头去舔舐,再加上若有若无的喘息声更加拉动了酒吧里那些人的性||欲。将皮夹克扔在一旁背靠钢管蹲下再弯曲腰部重新站立起,股缝磨蹭着钢管带来一种异样的感觉。



突然暗下来的灯光让亚瑟愣了愣,一个熟悉的气息包围了他。 



Oh my God,这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啊?!



灯光再次亮起时他身后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他想用高跟踩死的那个美国人。



这个死小鬼今天居然在眼角处添了几笔蓝色,和他瞳孔颜色一样的蓝色。亚瑟不得不承认他爱这种颜色,深邃如大海的颜色曾经多少次差点将他吸入其中。



“Hey亚蒂,还在发呆做什么呢?”



阿尔弗雷德微微眯起眼,不老实的手抓上亚瑟的臀部。



“该我们表演了不是吗?”



F*ck这个美国佬!亚瑟让自己尽量不去感受这个混蛋在小幅度地揉捏自己的屁股。他凭借臂力重新挂在钢管之上,然后仰头,与阿尔弗雷德接吻。



————————————



“哈……啊……阿尔弗雷德……你个混蛋……”



亚瑟用气息不匀的声音低声轻骂着。



“噢拜托我可是忍得很辛苦的。”



阿尔弗雷德笑了笑,以再一次的猛烈冲击回应了亚瑟的话语,他看着对方想叫却只能隐忍的表情,有些心疼地俯身去亲吻英国人被咬的充血的嘴唇。而亚瑟只是偏头闪过了这个吻。



下身快感与疼痛交织在一起,亚瑟紧紧收缩内壁并且将双腿绕在阿尔弗雷德的腰上。



“轻点……哈……万一被人听见了怎么办……我在外面都是以TOP形象出现的……”



“就你?”



阿尔弗雷德不小心笑出了声。他用舌尖在亚瑟的乳尖周围打着转让后者不住的喘息着。



“放心吧Darling,我的休息室是隔音的而且钥匙只有我有。”



他咬了咬对方的耳朵,并将说话的气息一并喷洒在上面。



“No problem,叫出来。”



故意被压低的声线沾染着情欲的因素,阿尔弗雷德借此机会再次冲撞,如愿以偿听见了亚瑟有些走调的叫床声。



“混蛋……!啊……”



双手环上阿尔弗雷德的脖颈,他在对方肩上趴着喘息着,随着下体被不断冲撞偶尔也夹杂着一些甜美的呻吟。



————————————

亚瑟很享受这样,在和数个男人上床后他发现自己最喜欢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不论是他技术好还是坏,他的气息令人安心。



阿尔弗雷德现在就在他的面前,用他最喜欢的深邃大海般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演出的妆依旧没有卸掉所以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十分的妖媚,其实他自己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没发现而已。



他伸出手抚摸上对方的脸颊,大拇指轻轻摩挲着。阿尔弗雷德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我爱你。”



亚瑟蹭到对方的怀里,将头枕在阿尔弗雷德的肩上,嘴角弯成了一个甜蜜的弧度。



“你喜欢混蛋用大鸟操哭你吗。”



阿尔弗雷德半开玩笑地这么说道并用手臂将亚瑟圈在怀里。小小的……他这么想着,低下头去亲吻他怀里的人。亚瑟也抬起头回应了他,他们的唇互相碾压着,舌头交缠。



“这么默认难道真的是?”



亚瑟与他分离后重新缩回对方的怀抱,他想大叫着说“怎么可能”但这的确是他所希望的,他想在阿尔弗雷德面前做一个BOTTOM。噢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这样想……



“Umm……当然不是。”



他最终还是否决了。



“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而已。”


————————————

_(:з」∠)_文笔越来越渣了顺便我上一篇被和谐了我不开心。亚瑟这次也写的有些ooc。(什么时候没有过.

摸鱼时候的产物,希望能被喜欢。

评论
热度(33)
© 烟禹_双黑沉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