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禹_双黑沉迷中

圈名烟禹/Vctor.叫阿烟也是可以的。
BSD太中不拆不逆,ES零晃不拆不逆,一个废掉的文手……

【杂文】You belong with me.

*负能产物。
*失恋病娇米。
*流血表现。
*小心负能感染。


Ready?

————————————
今天他被恋人冷落了。


刚满19岁的大男孩有些心急,干脆短信和电话一起骚扰他。他想过接下来会产生的结果,但是又不甘心继续被冷落下去。因为他依旧很喜欢他的恋人。


第无数个电话,对方依然没有接通。第无数个短信,对方也没有回复。阿尔弗雷德的胸口有些闷,他用力捶着心脏的位置想要用外力的疼痛来代替心脏本身仿佛被硬生生扣上一把锁般的疼痛。


“求你了……不要这样……”


他有些无力地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指甲死死抠住手臂,甚至有丝丝血迹从指缝中流出但他却毫不在意。因为心疼的感觉比这个来得更猛啊不是吗。


“明明尽量忍住了的……为什么啊。”


声调已经略微沾染上哭腔,泪水在他的眼眶中打着转。


“对不起……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好想见到你……好想要抱住你……”


他轻声呢喃着,手臂稍稍收拢紧紧围着他的脑袋。


他在短信里一直在道歉,他知道变成这样大多都是他的不对,所以回过神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才发现自己说了多么让人寒心的话。


「什么嘛,原来是我在自作多情。」


「不要理我这个疯子。」


他想挽回,但是他的恋人不出现,他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阿尔弗雷德有些累,他紧紧捏着手机想要以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什么方式。他抬起头背靠沙发,泪水就这么安安静静地流了下来。目光一不小心瞥到了一把水果刀。明明平常有好好收捡起来的……。


他这么想着,弯起唇角笑起来。


已经濒临绝望。没了他自己还能干什么?


或许恋人会回复:少了我又有什么关系,你的那一大帮朋友呢?


那只是一些朋友而已啊。眼泪的味道糟糕透了。


他只试过用圆规在手腕上戳一下,那次过后他尝试了圆规痛苦的滋味就再也没去用圆规什么的了。


只不过现在,他想缓解心脏的痛楚。身体上再多来点疼痛又有什么关系。他害怕锋利的刀刃划过自己皮肤时的感觉,但是好奇心始终盖过害怕。


阿尔弗雷德尝试着拿起水果刀,先用刀尖在手臂上压了压。除了有点疼之外好像没什么其他的感觉。他来劲了。先是用刀尖戳着手臂,然后再尝试性地用刀刃轻轻划过皮肤留下一道红印。


再一次划过,红印处溢出点点血珠。他有些惊慌地抬起手臂去舔舐血珠,心里的难过总算是好点了。


今天就先这样吧。


阿尔弗雷德打开手机,0短信,0未接来电。


啊啊是吗……那就算了。


他拉下衣袖,将刀放回原处然后躺在沙发上蜷缩在一起,眼泪依旧止不住的流。


「我想你。」


「我爱你……。」

评论
热度(6)
© 烟禹_双黑沉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