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禹_双黑沉迷中

圈名烟禹/Vctor.叫阿烟也是可以的。
BSD太中不拆不逆,ES零晃不拆不逆,一个废掉的文手……

【米英】恋人一星期。①

*练练手。
*真•段子。
*学生米x学生英。

文/烟禹。


(゚Д゚)ノ——————————————
Monday.

阿尔弗雷德趁着大早上集会,亚瑟作为学生会会长正在总结上一周的时候,他在台下举起双手放在嘴边像扩音器那样,然后用他最大音量大声喊了出来。


“亚瑟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全校哗然。


校长都快要气疯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毕竟他制定的校规是男女同学不能谈恋爱而不是男男同学不能谈恋爱,就算修改了也需要一周的时间去经过修补更改才能生效。这个校长都快恨死自己了。


他再看了看台上的亚瑟,学生会会长没有一点动静,但如果近看的话会发现他的骨关节已经泛白,演讲稿也被捏得很皱,再将视线向上移移就知道他已经完全当机,什么反应都应该不会再有了。


亚瑟现在心中也特别混乱,他知道这个人。阿尔弗雷德•福斯特•琼斯,学校篮球部的主力,在学校里算是——追他的女生能够挤满一栋教学楼。阳光的性格还有帅气的长相,偶尔会露出完美的笑容,一个不经意的wink都会让一堆女生流连忘返。这样吸引女生的体质却没有想到他是个gay,而且他喜欢的居然还是自己,被人称作古板又没趣的学生会会长——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好像完全没有在意他在学校内引起的轰动,调皮地眨眨眼随后迈开步子身心轻松地离开了操场。亚瑟满脸复杂地盯着他的身影,直到旁边校长的咳嗽才回过神红着脸道了歉,然后用有些不稳的声线继续念着手中有些皱巴巴的报告。


很不幸的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是生活在一个宿舍的,虽然学生会会长的宿舍是单独一间,但由于学校宿舍安排不大妥当所以阿尔弗雷德只能在亚瑟咄咄逼人的视线内拖着他的箱子坐在对面一张床上。亚瑟依旧记得他住进自己宿舍的第一天的自我介绍。


「Hey你好!这里是学校篮球部的……eh……阿尔弗雷德。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咯,会长。」


其实那天对他的印象还挺不错的,至少他不像美国人一样那么咋呼,不会看情况说话。不过一起住了有一周他发现自己这种想法完全是个错误。


只不过亚瑟现在愁的是接下来——或者说是今晚该如何面对这个给自己告白的美国小伙。一想到早上集会上发生的情况他脸颊总会不自觉的升温然后飞快地低下了头企图用手背给自己降温。


“该死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每次都是最晚离开教室的,除了学生会那群讨人厌的家伙没人会愿意跟古板严厉的会长一起玩耍,所以每当他们约好出去玩儿后亚瑟放学的身影总是那么孤单。


混蛋……偏偏在今天出去玩,都在等着我的笑话吗。


亚瑟拽了拽背包的带子然后有些不情愿的慢慢走回宿舍,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要如何面对他——阿尔弗雷德。Eh……怎么说,其实自己并不讨厌他只是感觉到那么一点无奈?拉住背包带的手指紧了紧,亚瑟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感谢上帝,阿尔弗雷德还没回来。亚瑟脱掉外套后松了口气倒在床上脑内平静了许多。大概是因为周一事情太多再加上心里的一些压力,学生会会长亚瑟很快就在床上浅浅入睡了。


阿尔弗雷德今天也是十分忐忑的,毕竟那是全校,老师学生都在,不过这一天他也经常被拦住然后被狠狠的赞扬一番。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好笑着耸耸肩再和那人击个掌。在外面吃完晚饭后他慢慢走向宿舍门口停止脚步,闭眼在外面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压下门把走了进去。


意外的没有看见趴在桌上奋笔疾书的亚瑟,浅浅的呼吸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微微转头看向床上脚还放在地上就已经睡觉的家伙他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阿尔弗雷德带着笑意走过去帮亚瑟脱掉鞋子再将脚放回床上,偏头想了想脱下自己印有“50”字样的外套盖在他身上。


“晚安好梦,亚瑟。”


TBC————
接下来的六天我会努力不拖延的.对不起x

评论(20)
热度(54)
© 烟禹_双黑沉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