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禹_双黑沉迷中

圈名烟禹/Vctor.叫阿烟也是可以的。
BSD太中不拆不逆,ES零晃不拆不逆,一个废掉的文手……

【米英】恋人一星期。③


*有莫名的bug出没别在意。
*狗血剧情不是热血。


文/烟禹。

\(//∇//)\————————————
Wednesday.

亚瑟依旧没有回应阿尔弗雷德,但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好像比以前还要亲近一些了,至少亚瑟他不是一副难看的表情盯着阿尔弗雷德不让他靠近自己。偶尔眼神的交汇亚瑟也不会刻意去躲避,他发现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意外地好看,像流动的大海。


下课铃打响后,史密斯先生将学案以及课本叠在一起,在讲桌上磕了几下后离开教室。同学们也陆陆续续起身互相邀约并讨论着要去哪里吃饭,或者是催促着对方,怕绝佳的位置被别人占掉。


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桌子突然出现了一双手,亚瑟知道他是谁自然表情里就带了点厌恶。金色发尾微卷的男人就站在他的正前方一脸的轻浮,亚瑟重新转回注意力在桌肚中翻找着下午第一节课所需的书本打算彻底无视掉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这么做可真令哥哥我伤心啊。”


弗朗西斯笑了起来,指尖敲在桌面上发出一串连续的音节。作为学生会成员之一,在旁人看来他和亚瑟的关系仿佛都比阿尔弗雷德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似乎他俩才是绝配。但是彼此的关系只有当事人才会清楚——


“如果没事的话就滚回你自己班级,弗朗西斯。”


亚瑟愣了愣突然想起他和阿尔弗雷德是同个班级,皱了皱眉换了个口气声音略小地又补充了句。


“……如果有什么要说的就快说。”


这种别扭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弗朗西斯这么想着拉开亚瑟前桌的样子叉开腿反过来坐下,双臂交叠趴在靠背上眨了眨他那风情的蓝紫色眼睛。


“还是一如既往的表里不一呢小亚瑟,你要知道那个小胖子——我是说阿尔弗雷德,最近学会拒绝女生的邀请了。要知道之前,如果有女生约他出去一起吃午饭他一定不会拒绝的。噢你看,他在那儿。”


弗朗西斯指了指窗外,亚瑟下意识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金发的大男孩低着头正在戳他的手机屏幕。突然课桌一阵振动吓了他一跳,收回了目光拿出桌肚中亮着屏幕的手机有些惊讶地再看了眼楼下的阿尔弗雷德,后者已经抬起头朝亚瑟挥舞着手机,他就算不用看也知道阿尔弗雷德脸上是灿烂的笑容。


亚瑟捏住手机用带着怨恨的眼神看向一脸无辜的弗朗西斯,并一字一句加重语气质问道:


“你,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他,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


弗朗西斯呼出口气伸出手拍拍亚瑟的肩膀,即使立刻就被打了下来。


“他真的很喜欢你,哥哥就帮他到这儿咯接下来就看你们两个了。”


弗朗西斯倒是不怎么在意地耸耸肩收回手起身向教室门口走去,像是耍帅般抬起手摇了摇。


“加油。”


亚瑟有些复杂地注视着弗朗西斯离开的背影重新解锁手机看那条发件人只是一串数字的简讯。


「中午好Artie——愿意和身为Hero的我去吃个饭吗?」


还有站在楼下却一直张望着楼上的大男孩。


……那蠢爆了的称呼。


————
特意选择了离学校较远的餐厅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一些喜欢在这里吃饭的同学逮了个正着,如果不是亚瑟及时反应过来说不定连下午的课都会迟到——噢这感觉怎么和被捉奸一样。亚瑟这么想着将叉子狠狠插入土豆饼后再拔出来再插进去,阿尔弗雷德就坐在他对面,并不太在意地解决着自己的午饭并思索着如何打破沉默。


“Eh……Arti……”


“叫我柯克兰。”


还未脱口而出的称呼连同还没咽下的食物一起被哽在口中,阿尔弗雷德有些疑惑地眨眨他的眼睛。亚瑟立刻意识到自己口气有些过头又立马补充了句。


“……不介意的话亚瑟也行。”


阿尔弗雷德倒是不怎么介意地耸耸肩,他放下了手中的食具抬眼看向努力抑制别扭情绪的亚瑟。


“Well……那亚瑟,我觉得星期一的那次告白可能有点仓促,我想你……也应该知道。”


那个糟透了的星期一……亚瑟一直都在让自己忘掉那件事,虽然说罪魁祸首现在就坐在他面前,而且脸上还难得地浮现了一点潮红。不过反应过来他说的话后亚瑟也同样感觉到脸上发热,为了避免对方发现只能小幅度地低下头,置于桌面的双臂交叠在一起并用手紧紧拽住布料,他似乎能预知阿尔弗雷德接下来会说什么。


“一直都想给你再说一次的但是前两天你都在刻意躲我,Hero才不是什么会吃人的怪兽。”


句末像是撒娇般声调略微提高,虽然最后有些嘟哝但亚瑟忍住了提问的冲动却被阿尔弗雷德那语调给逗笑了。


“噢抱歉你……继续说。”


阿尔弗雷德像是不开心地看了眼亚瑟然后再收回目光盯着已经被亚瑟戳得千疮百孔的土豆饼,他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不要因为紧张而说错话。


“今天的话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虽然说好像还是没有怎么好好交流过……”


“不论怎么说……我喜欢你,亚瑟。愿意和我交往吗?”


虽然说已经知道会有这句话但真正听到时才发现自己心跳已经慢了一拍。亚瑟不太明白自己对于阿尔弗雷德的感情,或许只是限于舍友?也可能不是,他曾经做过一个关于阿尔弗雷德的梦,那个梦里面他们两个手牵着手站在一片雪地里,后来好像还接了吻。但是醒来后只有模模糊糊的一点回忆,只知道他和一个人手牵手站在雪地中然后接吻,直到阿尔弗雷德在星期一的那个举动,他才想起梦里的那个人有着金发碧眼,还有显眼的一撮反重力头发。他没办法接受自己喜欢过阿尔弗雷德,即使这份感情已经被忘记。


是啊,亚瑟•柯克兰喜欢过阿尔弗雷德•福斯特•琼斯。


曾经忘记的感情又被这个大男孩给挖了出来。


亚瑟犹豫了,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或许应该是激动,但那不符合自己的性格。答应了会怎么样,拒绝了又会怎么样?


以前的某些因素让他屈服了,潜意识告诉亚瑟,他还喜欢着阿尔弗雷德,只不过他不愿意承认。


“……你知道吗阿尔弗雷德,我喜欢过你。”


被点名的人有些惊愕地抬起头看向对面已经揪住自己额发的人,亚瑟微微呼出口气皱着他那标志性的粗眉继续说了下去:


“那时候的我想这怎么都不可能的吧,所以说让自己一心学习,用疲惫来忘掉对你的感情。我做到了,阿尔弗雷德。我被选举为会长,我忘记了对你的感情即使我俩还是在一个宿舍里生活。”


他闭上眼再深呼吸了几次,努力让自己对上阿尔弗雷德的眼眸。


“但是你的告白让我又想起了那种感觉并且也陷在了里面,笨蛋……你不知道那时候的我有多喜欢你,但是你没有注意到我。”


“……亚瑟。”


阿尔弗雷德想了许久才伸出手去握住对方紧紧攥住头发的手。他的确喜欢着亚瑟但是却一直没有发现,直到反应过来后,亚瑟已经成为了似乎高不可攀的学生会会长,第一次的告白也是他想了很久才那么做的。


“那么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他收敛了一些声音多加了一些温柔,握住对方的手能够感觉到在微微颤抖。亚瑟紧紧咬住下唇,沉默了一会儿才缴械似的全身放松重新对上阿尔弗雷德的目光。


“……当然,我愿意。”


————————————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就这么狗血啊明明想的不是这样的啊啊啊完了orz

评论(5)
热度(31)
© 烟禹_双黑沉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