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禹_双黑沉迷中

圈名烟禹/Vctor.叫阿烟也是可以的。
BSD太中不拆不逆,ES零晃不拆不逆,一个废掉的文手……

【米英】恋人一星期。④


*努力改变狗血内容的失败产物。

*学生米x学生英。


文/烟禹。



(*°∀°)=3————————————


Thursday.



于是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开始交往,连亚瑟都不怎么清楚自己怎么就会这样答应了对方的追求。虽然说打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并不是个直男但真真正正开始和一个同性交往时那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




就比如现在的自己正蜷缩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对方缓缓起伏的胸膛就靠在自己面前,亚瑟微微抬头不料正好磕在阿尔弗雷德的下巴上,后者轻轻哼了声像是还没睡醒般——虽然他的确没有,低低呻吟了声再次收紧手臂将亚瑟圈在怀里。




噢天啊一大早醒来就发现这种情况,亚瑟都觉得他自己能够预测明天下午放学后的事情了……当然不是其他的什么事。他推了推睡得跟死猪一样的阿尔弗雷德轻轻说了句“要迟到了”,见人还是没有反应于是狠下心对着对方的腹部来了一拳。




“Ouch——!!”




……




事后,阿尔弗雷德揉着隐隐作痛的腹部表示自己那一瞬间仿佛从天堂溜达了圈,那酸爽,不敢相信。




肇事者亚瑟表示全是他活该。




“……哇,亚蒂怎么这么对待自己的男朋友。”




阿尔弗雷德单手拎着装有篮球的书包与亚瑟并排走在去食堂的路上,一边揉着腹部一边用委屈的口气这么说着。离他们不远的女生小小地尖叫了声,亚瑟深吸口气加快了步伐希望能够和这个正在对其他人打招呼的家伙远一点,那灿烂的笑脸就算隔着一层墨镜也感觉太刺眼。当阿尔弗雷德再次追上来时亚瑟显得有些别扭地开口。




“阿尔弗雷德……这儿还是学校,我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言行。”




被说教的人像小孩子一样瘪瘪嘴,虽然显得不怎么情愿但他还是克制了想要把亚瑟抱起来的冲动跟在对方身后。




————
学校的消息网一直都分布得挺广,所以现在是学校内关注点的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一举一动都差不多被传的沸沸扬扬。




在不知道瞪回了多少个想要知道事情真相的同学后亚瑟疲惫地趴在桌上,手指不断转动着中性笔然后叹口气。原本以为答应了交往或许就不会再因为一些奇怪的心理作用觉得对不起阿尔弗雷德也不会因为想多了而觉得累,没想到答应了后来的事情比之前的还要多许多。




……啊——真的是烦透了!




多亏了阿尔弗雷德,亚瑟今天的工作似乎丝毫进展都没有。就算是回到了安静的学生会活动室,面对那一摞摞的待批文件自己也没有一点干劲,或许平常就可以拖着那个臭胡子还有本田菊一起在这里飞速批改了。但是他现在做不到。




每当拿起笔开始阅读文件时,有着蓬勃朝气的阿尔弗雷德就会蹦入他的脑海中,清澈又漂亮的蓝色眼瞳还有印照着阳光的金黄色头发,线条匀称的肌肉,当然最让亚瑟欲罢不能(?)就是那堪比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阿尔弗雷德简直就是一个发光体。这么想着的亚瑟忍住想把面前平摊的薄薄的纸张揉搓成一团的冲动,抬手拽住他脆弱的发丝把脸压在桌上。害怕放手后他可能就会被别人给抢走,但是这样下去自己绝对会崩溃掉——该死的矛盾体。




阿尔弗雷德身为篮球社社长自然不能够陪着亚瑟待在有活动范围限制的室内,但是今天他特地给社员们下了好好练习的命令后便拽起书包背带挎在肩上便向学生会的活动室跑去。





“下午好亚瑟——!看英雄给你带什么来了!”





没有提前打招呼便鲁莽地推开铁门,正在暗自苦恼该如何完成这一篇稿子的亚瑟被惊地打翻了一旁已经微微泛凉的红茶,不过好在旁边并没有一摞一摞的待批文件,所以后面在收拾过程中阿尔弗雷德受到谴责的时间大大减少了。不过亚瑟表示在抬头看见阿尔弗雷德的一瞬间他居然向松口气一样放下一直悬着的心。





当把不知道第几张被红茶浸湿的纸揉成团扔进垃圾桶后站在一旁自我冷静的亚瑟缓缓开了口,视线从桌上转移到依旧在擦拭桌面的那人看起来手感不错的后脑上。





“Well……那么你带来的东西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反应了一会儿放下那盒抽纸拿过一旁的书包,将里面M记的外卖袋子提出来然后得意地在亚瑟面前晃了晃。





“看!是麦○劳噢!”





亚瑟的目光停在了袋子下方已经开始出现的点点油斑,嫌弃地皱皱眉别开视线重新坐回他的位置上。





“Rubbish,我对这种垃圾食品完全没兴趣。离我远点再去吃。”





但是阿尔弗雷德已经在他说这句话的前一秒拉开袋口含住了一根因为凉掉而发软的薯条,油腻的味道慢慢充斥了这间面积不大的房间内。





“……噢老天,你快出去。”





亚瑟觉得他有些头疼,再次起身准备把这个打扰他工作的家伙轰出去时阿尔弗雷德却突然凑近,薯条一段就这么杵在了亚瑟紧紧抿住的唇上,再抬眼对上对方湛蓝如新生矢车菊的眼眸亚瑟觉得他呼吸都停了几秒。但就是在这几秒内他再次知道呼吸与心跳都停滞的感觉——阿尔弗雷德在咬掉本属于他口中的那一截薯条后亚瑟居然配合地抿住了剩下的半截,随后阿尔弗雷德抬手抓住了他的双臂,力气大得惊人导致亚瑟有些不适地哼了声,不过之后的事让他无暇顾及手臂上的疼痛了。四片唇瓣紧贴在一起,之间还夹杂着一点本在薯条上的盐粒。





在亚瑟反应过来之前阿尔弗雷德便咬着薯条松开了束缚着对方的手还有带着盐粒的嘴唇。他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挠挠头发,反重力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





“所以说亚瑟你没有对这个东西反感嘛——”





亚瑟愣了会儿,抬手用指尖压住刚才被吻过的唇瓣,脸上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他退了步抽出一张卫生纸压在唇上脸上尽是不满地瞪着阿尔弗雷德。





“你这个……笨蛋!”


————————————
啊——难产出来了。脑洞已经开不出来了好想哭。

评论(11)
热度(35)
© 烟禹_双黑沉迷中 | Powered by LOFTER